廣西武宣,209國道上,三個影子在路上拉出了長長的線。
  排頭是一隻叫“阿寶”的犬,小伙丁一舟騎著單車在中間,“阿寶”和單車上都拴著一根繩子,拉著走在最後的一輛輪椅,患有“企鵝病”的賴敏就坐在這個輪椅上面。
  一輛單車、一輛輪椅、一隻犬,這樣的一個組合已經在路上走了7天,為了在賴敏剩餘的生命里能到處看看,他們準備在全國的地圖上,走出一個心形來。如果到時候賴敏還在,他們準備將終點,刻在西藏。
  多年後的再見
  “賴敏樂觀向上的心態感染著我,剛開始只是出於同情,後來慢慢地對她產生了感情,賴敏也喜歡上了我,最後,我把她接回了家。”
  丁一舟今年27歲,柳州人,大專畢業後,他在柳州一家理髮店工作,每月工資三四千元,日子還算過得去。2012年,父親去世後,只剩他和母親相依為命,直到再次遇見賴敏。
  賴敏是丁一舟小學時的同桌,比他大一歲,也是柳州人。兩人長大工作後雖很少聯繫,但相互間一直保留著對方的QQ號碼。
  “我不懼怕以後,我擔心的是我的朋友們,如果有一天我死去了,你們會怎麼辦?”丁一舟回憶,去年4月的一天,他上網時無意間看到了賴敏的這條簽名,心不由得一緊:多年不見的老同學,究竟發生了什麼,竟然如此悲觀。
  “可以幫忙嗎?”丁一舟聯繫上了賴敏。
  丁一舟得知,賴敏從小就患有遺傳性小腦性共濟失調,俗稱“企鵝病”。遺傳性共濟失調屬於罕見病的範疇,在醫學上的解釋癥狀為:走路搖晃,語言不清,吞咽困難;一旦發病,很快就會走向生命的終點。
  比一般的“企鵝病”人幸運的是,賴敏21歲時才感覺出來。賴敏介紹說,有的患者很小就失去了生命,沒能好好地享受生活,就走了。她一直瞞著父母,自己到南寧303醫院醫治,卻始終不見好轉。後來,賴敏拖著病體,在南寧找了一份金融投資顧問的工作。等待宣判的痛苦中,她堅持著,一干就是6年。
  2009年8月13日,賴敏的父親車禍身亡,禍不單行,同樣是“企鵝病”患者的母親也於9天后去世,他們至死也不知道女兒患病的消息。這期間,和她相戀7年的男友也離她而去。連串沉重的打擊,讓賴敏喘不過氣來,流過淚後,一個人仍在堅強面對。
  丁一舟說:“賴敏樂觀向上的心態感染著我,剛開始只是出於同情,後來慢慢地對她產生了感情,賴敏也喜歡上了我,最後,我把她接回了家。”
  “我媽很反對。”丁一舟坦言,把賴敏接回柳州時還能正常行走,在一家私人機構當英文老師,可是不到半年時間,賴敏的病情逐漸加重,不能站立,只能坐輪椅活動。丁一舟成了賴敏唯一的依靠。
  出發在路上
  賴敏回憶起當時的情景,還覺得不可思議:“我只是隨口說說,沒想到一舟當真了,這是我想也沒想到的事。”
  為了給賴敏治病,丁一舟辭掉理髮店的工作,每月萬元的高昂醫葯費也很快掏空了他的積蓄,可賴敏的病沒有絲毫痊愈的跡象。
  “與其等死,還不如到外面走走。”28歲的賴敏說出藏在內心已久的心愿,兩人一拍即合。賴敏回憶起當時的情景,還覺得不可思議:“我只是隨口說說,沒想到一舟當真了,這是我想也沒想到的事。”
  接下來,丁一舟花700元錢買了一套戶外裝備,朋友給他購買了帳篷,閑暇時間開始加固改裝輪椅,為出行作准備工作。新年伊始,他們啟程了。
  今年1月3日,丁一舟帶著阿寶,推著單車,拉著輪椅上的賴敏,背著50多斤重的背包,裡面除了他們換洗的衣服外,還有一舟的理髮工具,正式從柳州出發。
  這場說走就走的旅行,累並快樂著。
  丁一舟騎單車拉著後面輪椅上的賴敏,緩緩地行走在路上,阿寶走在右前方,身上繫著一條繩子拉著單車,碰到上坡時,一舟就會下車,推車前行。阿寶像個懂事的孩子一樣,低著頭,伸著脖子,蹬著腿,賣力地使著勁,拴在身上的繩子綳得緊緊的。
  走累了便就地休息,看看路邊風景,感受更多的是快樂,天黑了就安營扎寨,每天10餘公里的行程,他們無拘無束,自由自在。每到一處,一舟都會把行程記錄下來發到朋友圈,讓更多人分享。
  1月6日,廣西武宣境內飄起小雨,地上濕滑,給行走至此的丁一舟帶來了挑戰。只有一件雨衣,除了賴敏外,還要蓋行李和阿寶,一舟只能躲在馬路邊的樹下避雨。雨水從樹葉上滴落,打在他臉上,渾身都濕透了。
  旅行中,不僅天氣變化無常,輪椅時常也會出現故障。前左側的小輪已經破裂,每次拋錨,丁一舟就拿出鉗子和鐵絲,蹲下來像維修工一樣,仔細固定後再繞上幾圈鐵絲。小輪看上去已面目全非,右側的大輪也明顯向外晃。“每次遇到困難,老公都會及時解決,我很佩服他。”賴敏說。
  途中休息時,丁一舟會點上一支煙,悠閑自在地叼在嘴裡,推著女友看路邊的花草,也會和阿寶追逐玩耍嬉鬧。等大家餓時,他就取出蛋黃派,掰開後攤在手心先喂女友,再喂阿寶,最後才輪到自己,丁一舟說,“我們‘3口’就是一個團隊,不,就是一個‘家’。”
  被拒絕的捐助
  “接到一個病友電話,述說她的無助與害怕。突然覺得,死亡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死的過程不安逸,不美好。死之後啥也沒留下,所以我和我老公決定,在我死之前,要把滿滿的正能量發散出……”
  賴敏說,說是旅行,其實她每天坐在輪椅上,看得最多的就是心愛男人的背影。丁一舟一路上吃力地拉著她,有時衣服都浸透了,她很是感動。更多的時候,她會拿出手機給丁一舟拍照,配上文字,和大家一起分享。
  丁一舟攜女友去“走心”的事,同學和朋友得知消息後,紛紛第一時間趕來相送,併為他們捐了近1萬元路費。
  正如賴敏在一舟(牧羊人rager)的微博中寫到的一樣,“接到一個病友電話,述說她的無助與害怕。突然覺得,死亡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死的過程不安逸,不美好。死之後啥也沒留下,所以我和我老公決定,在我死之前,要把滿滿的正能量發散出……”
  “這就是正能量的傳遞。”他們的故事感動了家人和朋友,更感動了無數個素不相識的人。
  7日下午5點多,當地柳州做運輸生意的陳先生開車經過,看到丁一舟他們在路邊休息,把車停下後,來到丁一舟跟前。陳先生說,看了他們的事跡很感動,從口袋掏出200元錢,想捐給他們。不料卻被丁一舟拒絕。
  丁一舟稱,“這次旅行是個人行為,不需要大家資助了,我們更不想讓人產生誤會。”
  武宣209國道上,每天車流量很大,司機或行人都會因丁一舟的出現或回頭,或駐足,有很多車輛也為他們而停。一些人專門打聽他們的行蹤,遠道趕來送錢送物;也有司機看到他們行程太慢,開著皮卡車,想載他們一程……暖融融的善意,丁一舟和賴敏感受頗深,但他們沒有接受。一舟呼籲,“朋友和同學捐的那些錢足夠我們3個月的生活費了,大家就不要再捐款了。”
  為預防和避免天黑旅行中受傷,當地武宣家園網一行5人,專門從40多公裡外趕來,在賴敏的輪椅後面粘上反光貼,並送來多種藥品,還為阿寶帶了狗糧。
  讓丁一舟期待的是,北京一位電動車廠的愛心人士知道他們的故事後,表示要無償給兩人捐一輛輪椅運載電動車。目前,該車已改裝完畢,正在運往南寧的路上。這樣,賴敏就能更舒服、更便捷地享受旅程了。
  遺憾的是,那名愛心人士並沒留下姓名,更沒留下任何聯繫方式。“我想給他們電動車免費做廣告,被那人婉言拒絕。”丁一舟說,“想親自感謝他都沒有機會。”
  對於這次行程,是一次正能量的旅行,多數人表示贊同,但也有一些人在網上提出質疑,認為是“噱頭”:看那穿著打扮,還有一條狗,到底能堅持多久不得而知,是想取得大家同情後賺錢吧。
  對此,丁一舟和賴敏都淡然地笑笑說,“隨他們去吧,這些我們都看得很淡。”
  回柳州辦個婚禮
  “等旅行歸來回到柳州,我會給賴敏親自戴上戒指,為她準備一個完美的婚禮。”
  如今,賴敏的病情還算穩定,精神上很樂觀,每天按時吃飯,輪椅坐久了,丁一舟偶爾也會把她扶下來,在地上活動活動身體,“這樣能促進她的血液循環。”
  “現在賴敏都有了依賴症。”丁一舟說,有時帶她上廁所,不小心摔倒,她都有很強的依賴性,非得等著讓人扶她起來,這樣下去她的各項機能就會越來越下降。每次都希望她自己能夠站起來,但看著心疼不忍心,就會及時上前攙她。
  丁一舟說,朋友捐的1萬元在他銀行卡裡存著,一分錢也沒捨得花。他想先把這些錢放著,如果旅行中真的沒錢了,他還會理髮手藝,給客人剪髮,在路邊擺一個地攤,用自己的勞動能力掙錢,“剪一個頭,哪怕5塊,10塊,夠兩人和愛犬吃飯的錢就行。實在不行,我還能出力幹活。”
  “從柳州到武宣這段距離走得比較慢,到達南寧換電動車後,估計速度會快很多。”言語間,丁一舟顯得輕鬆,“如果賴敏的情況允許,準備用兩年時間走完全程,無論能否實現,對他們來說都是精彩的。”
  “其實我已經賺到了,賴敏把生病的後半生都托付給我了,我還有什麼理由不好好對她。”未來還很遙遠,丁一舟不敢想像,退一萬步講,“如果在旅途中賴敏真的死了,我願意帶著她的骨灰繼續上路,直到完成她的心愿。”
  農曆新年將至,這對情侶坦言,“有彼此陪伴就足夠了,走到哪裡哪裡便是家。”他們會在路上過春節,預計今日到達黎塘,到南寧需要10天左右,再向雲南方向走。對於未來,丁一舟幸福地說,“等旅行歸來回到柳州,我會給賴敏親自戴上戒指,為她準備一個完美的婚禮。”
  □對話
  丁一舟
  只為讓愛不留遺憾
  京華時報:為什麼想到要帶女友游全國?
  丁一舟:因為愛,只為讓愛不留遺憾,實現女友“出去走走”的願望。她的病即使醫治也無法增加生命的質量和長度,與其悶悶不樂地度過餘生,不如大膽“瀟灑走一回”。
  京華時報:當時你母親很反對你們在一起,為何最後同意了?
  丁一舟:剛開始把賴敏接回來後,母親是不同意的,我們這次旅行出發前,也沒告訴她,直到中途有媒體介入,母親看到報道後,才知道消息,現在她默許了我們在一起,估計也沒有其他辦法,我會隔上幾天給她打個電話,免得讓她擔心。
  賴敏
  他是我一生的依靠
  京華時報:對你們的行為有人曾提出質疑,你有什麼想法?
  賴敏:質疑就質疑唄,我不在乎。而且,這次出行本來是我們個人行為,沒想到媒體介入後,就變得性質不同了。
  如果我們真的需要幫助,我一定會開口的。最重要的是,我哪有空讓全世界的人都對我滿意啊?我又不是人民幣,大家都喜歡。
  京華時報:遇到困難時你想到退縮嗎?
  賴敏:沒有,因為一切都是在我預料之中,所以沒有困難。就算真是遇到困難,勇敢和麵對解決就是了。更何況一舟是我一生的依靠,也是我堅強的後盾,任何時候都會為我保駕護航。
  圖京華時報記者王苡萱文京華時報記者呂高見  (原標題:一場輪椅上的旅行)
創作者介紹

阿柑

mq46mqjeo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